高郵照明產業調研:從百業待興到產業集群

導語: 高郵是全國知名的戶外照明生產基地。改革開放以來,高郵的燈具產業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變大,從弱變強的發展歷程。目前,高郵市共有照明企業近千家,從業人員4萬余人,形成包括燈桿、燈具、光源、太陽能電池、表面處理、材料供應、配件加工、配套服務等戶外照明生產的全產業鏈條,年產值近200億元。據不完全統計,高郵路燈燈桿國內市場占有率達70%,路燈成品市場占有率達25%。

  高郵是全國知名的戶外照明生產基地。改革開放以來,高郵的燈具產業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變大,從弱變強的發展歷程。目前,高郵市共有照明企業近千家,從業人員4萬余人,形成包括燈桿、燈具、光源、太陽能電池、表面處理、材料供應、配件加工、配套服務等戶外照明生產的全產業鏈條,年產值近200億元。據不完全統計,高郵路燈燈桿國內市場占有率達70%,路燈成品市場占有率達25%。

而四十多年前的高郵縣郭集公社一貧如洗,百業待興。時間回到1976年,中國剛剛結束了十年文革,進入一個嶄新的時代。時任高郵縣郭集公社盤塘大隊改革委員會主任聶恒才、高郵縣郭集公社盤塘大隊支部書記姚佩山面對郭集公社一貧如洗的現狀,下決心要帶領盤塘大隊脫貧致富。窮則思變,變則通,通則達,沒有發展路子、沒有技術人員、沒有資金支持,三顧茅廬請來曾在縣屬企業工作過的陳景春,請到高郵來辦廠。

物資緊缺,衣衫襤褸,食不果腹,創業環境異常艱苦。最終在盤塘大隊領導大力支持以及盤塘村民強勁的內生動力下,沖破堅冰桎梏創辦起高郵縣照明電器廠。從路燈鎮流器著手研發,先后開發了燈桿、系列燈具、高桿燈、光源燈產品,在陳景春的帶領下盤塘照明人內抓產品質量管理,外抓路燈市場商機,銷售業績大幅度提升。通過盤塘照明人幾代人的共同努力,敢于創新,銳意進取。從全產品到全產業鏈,形成了產業集群,為現代高郵戶外照明產業基地奠定了深厚基礎。

十月的揚州雖然少了三月的溫柔,但是其深厚的制造產業積淀,依然讓這座城市煥發無限的活力與生機。金九銀十是制造業的黃金時期,中國照明學會官網中國照明網為深入產業集群,貼近生產基地。實地走訪高郵市燈具協會以及高郵市代表性的照明企業,采訪了高郵市燈具協會會長尤澤勇以及當地的照明企業家們。聽他們講述高郵燈具產業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1574245825(1).jpg

 高郵市燈具協會會長尤澤勇

天時地利人和,奠定高郵燈具產業的基礎

“高郵燈具產業的發展得益于三個方面:天時、地利、人和。”尤澤勇用一句話總結高郵燈具產業前四十多年的發展經驗。

1976年,中國剛剛結束十年文革,一個赤貧的小村莊要發展工業,談何容易?當時的盤塘村交通閉塞,沿高郵湖而居三五年便有洪澇災害,整個村莊的經濟十分落后。時任高郵縣盤塘公社大隊黨支部書記姚佩山一心想發展好集體經濟,改善當時的村民生活現狀。沒有資金就賣掉生產隊的兩頭豬作為啟動資金,白天不敢做生產,到了晚上就開始熬制瀝青澆灌,就這樣開啟艱辛的創業歷程。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中國開始實行的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政策,改革政策給高郵照明電器廠注入一劑強心劑,使得創業環境也越來越友好了。

隨著創業環境的友好,加之盤塘大隊政府一如既往的支持,給與最寬松的創業環境,讓高郵照明電器廠如雨后春筍般的茁壯成長起來。尤澤勇表示:“四十多年的產業發展,從盤塘公社到郭集鎮到高郵縣,地方政府都給與了高郵照明電器廠最大力度的支持,這對于地方產業的發展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天時+地利+人和,為高郵燈具產業發展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乘改革之風而上,高郵燈具產業遍地開花

“1976創辦到1978年改革開放這是非常關鍵的時期,當時的政策環境如果沒有改革開放,可能高郵照明電器廠早就倒閉了。”尤澤勇談起改革眼睛閃爍著光芒。

改革讓計劃經濟走向市場經濟,鼓勵發展鄉村工業,鼓勵農民興辦工廠。當改革的浪潮才剛剛起步,創業沒有發展門路,市場情況還不明朗,而盤塘鎮的照明產業的創業潮已經熱火朝天,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

1574245920.jpg

江蘇開元太陽能照明集團生產車間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產業集群,在高郵照明電器廠在帶影響下,高郵燈具產業集群也在改革的浪潮中逐漸建立。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加快了高郵戶外照明產業的高速發展。前店后廠模式,流動的生產人員,全民營銷龐大的群體覆蓋,在產業形成的初期占有的極大優勢。“游擊戰的生產模式在當時的發展階段來說具有足夠的優勢,低成本生產快速響應,設計施工全套,讓高郵迅速占領全國市場,贏得高郵路燈的一席之地。”提及高郵照明產業在全國市場的占有情況,尤澤勇表示。

 產學研合力,補齊短板提升產業競爭力

“高郵照明產業乘著改革的春風,享受了時代的紅利,但是隨著產業的轉型升級智慧城市,這種游擊戰的模式已經不能跟上產業的發展,甚至成了掣肘產業升級的短板。”在談及照明4.0時代,高郵燈具產業的發展時,尤澤勇也毫不避諱地直指高郵照明產業當前所遭遇的問題。

1574245971(1).jpg

蘇發照明集團工程有限公司生產基地

全民營銷模式在當時是鼓勵“能者上”,但是隨著全國市場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惡意競標問題也逐步凸顯。“惡意中標這極大地傷害了高郵路燈品牌以及在全國市場的美譽度,為了中標不惜低價競爭,犧牲產品質量,甚至惡意舉報中標單位。”尤澤勇進一步表示,“知識產權意識薄弱,維權意識薄弱,這些都成為高郵燈具產業發展的短板。”

1574245954(1).jpg

揚州天恒激光燈飾有限公司生產車間

據了解,高郵燈具協會聘請了知識產權的法律顧問,不定期給企業做培訓,加強對知識產權、發明專利的重視,起得了一定的效果。同時與揚州高校建立人才培養機制,籌備‘光明學院’,希望為高郵燈具產業不斷輸送高精尖人才,提升企業的競爭力。

高郵政府也在不斷引導企業抱團發展,連續三年有組織地帶領高郵企業組團參與國內光亞展,從第一年的22家到2019年的34家,政府給與極大的支持力度,所有參展企業給與50%的展位補貼。除了國內展會,也支持企業“走出去”積極參與海外展會,香港展、迪拜展、曼谷展等,將高郵品牌沿著一路一帶的發展趨勢走向海外市場。

立足產品情懷,高郵燈具產業機遇與挑戰并存

“時代瞬息萬變,我們不能停留在過去的功勞簿上,不能用過去的眼光來看待現在的發展,原來是高速度發展,現在是高質量發展,這種轉型對于高郵燈具產業而言是非常重要的。造燈桿太容易了,就像這個時代,人人都可能成為網紅,但是你的優勢和強項決定你可以跟著時代走多遠。”尤澤勇表示。

江蘇承煦電氣集團有限公司作為高郵的老牌企業,對于未來的發展則有非常清晰的定位,承煦副總經理步祥表示,承煦落根于基礎制造業的大方向,與同行業同品類的企業去競爭,精益求精,抓好拳頭產品,不求大而全,但求小而美,修煉好內功,才能在未來的市場掌握更多的話語權。 揚州市強勝電氣集團成立了20來年,一直專注于產品,強勝電氣總經理劉猛表示,強勝把三維設計運用到路燈之中,定制化將城市文化底蘊與路燈結合,展現城市的地方特色。

1.jpg

江蘇開元太陽能照明集團生產車間

“生產企業有規模有優勢同樣也會吸引高端企業進行資源整合,但是前提是企業自身不可取代的優勢。智慧城市時代,很難有一家獨大的企業,一定是強強聯合。所以我們要開放的心態,接受一切資源整合。”面對當前的資源整合,尤澤勇強調。高郵發揮產業集群優勢,堅守制造業設計、生產、施工、安裝的基礎優勢,參與到智慧城市的建設中來,搶占話語權從萬億級市場分得一杯羹。

揚州天恒激光燈飾有限公司董事長胡衛東直言不諱地表示,做好產品,用品牌說話,沒有好產品,一切都是空談,掙自己該掙的那一份錢,不貪心不冒進。揚州龍馬照明集團董事長馬在山則表達了同樣的產品情懷,他說堅持產品為核心這條路非常孤獨也很艱難,產品強調的是細節、專注,從設計到運用這其中的周期非常的漫長,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等待,但是這條路走的踏實。

江蘇開元太陽能照明集團生產副總經理丁廣春作為生產負責人,在產品質量上幾十年如一日,堅持質量路線不松懈,丁廣春表示,堅持產品路線很艱難,來自外面的誘惑也很多,但是我們依然堅守在產品上,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企業更強大。

1574246105(1).jpg

江蘇開元太陽能照明集團展廳

高郵燈具企業如同一顆顆久經磨礪的珍珠,高郵市政府穿針引線,將一顆顆珍珠串聯起來,形成高郵燈具產業的珍珠項鏈,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實現高郵燈具產業集群效應。

智能時代,萬物互聯積極擁抱變化

隨著5G、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新業態的蓬勃發展,智慧城市建設迎來新一輪提速期,給路燈產業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智慧城市時代,路燈不僅僅沒有被取代,反而賦予了更多的可能,這是時代賦予高郵燈具產業的機遇。”面對智慧城市的發展趨勢,尤澤勇對高郵燈具產業的未來信心十足。

1574246090(1).jpg

江蘇承煦電氣集團有限公司展廳

高郵四十多年來的產業積淀,成就了一批老牌企業,他們有著深厚的產業積淀,敏銳的市場嗅覺,在互聯網時代,他們在積極“觸網”,鏈接互聯擁抱外部變化。江蘇豪緯交通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郝炳和表示,豪緯是做交通信號燈起家,切入智慧城市具有一定的優勢,智慧社區、智慧道路都有涉及到,以智慧路燈為入口打造城市城市互聯網。但是智慧城市項目需要志同道合的企業、不同跨界的企業共同協助完成,但是在全國智慧路燈項目中,高郵企業肯定走在行業的前面。星慧照明工程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二十年,穩扎穩打堅持產品和雙甲資質齊頭并進,強化根基,在智慧城市時代,也有自己清晰的規劃與布局。

萬物互聯時代,市場瞬息萬變,但是萬變不離其宗,“無論是智慧路燈還是智慧城市,企業都要找準自己的定位,僅僅路燈上的外觀、結構力學、美學、光電、品控想要全部琢磨清楚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找準定位,做專做透,剩下的就交給其他專業的人去做。”馬在山在談及智慧路燈和智慧城市直指企業發展的核心。

承煦則從實踐經驗中分享了智慧城市的建設心得,他表示,整個智慧城市建設,是多部門,多子系統進行協調的一件事情,承煦想通過高郵的試點,為將來積累更多的經驗,不斷地修正解決問題,來形成一套成熟的產品、系統。蘇發照明集團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1987年,三十年來立足高郵生產基地,逐步向外擴張,揚州基地側重資質、研發等;高郵生產基地則保障落地生產;昆明基地則側重亮化工程。在智慧城市方面,蘇發也有涉足,參與過不少項目,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1574246121(1).jpg

江蘇承煦電氣集團有限公司展廳

江蘇現代照明集團是高郵雙甲單位之一,他們對于智慧城市有更多的思考,現代照明常務副總梁殿鑄表示,當前智慧燈桿更多的是在試點,而且以多桿合一為主要。智慧路燈當前最棘手的問題是解決大數據的問題,采集數據反饋給誰?誰來維護?所以現代照明也在積極尋求跨界合作,希望在未來的智慧城市中占有一定的話語權。

企業自身有高標準嚴要求,高郵燈具協會也在積極幫助推動企業做大做強,提高整體競爭力。對于高郵燈具產業未來的走向,尤澤勇表示,當前的智慧城市是“三多三少”,第一個是說得多,落地的少,第二個多是做的硬件多(一個燈桿上面掛上7/8樣),涉及到的軟件少;第三個局部多,整體少。所以高郵市政府在牽頭做一個數字燈網,先人一步,積極尋求跨界合作,做一個可復制可迅速推廣的“五臟俱全的麻雀”,在智慧城市時代,占據“高郵燈具產業”的一份市場。

 

來源:中國照明網原創? ?作者:方小維

yy彩票官网-yy彩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