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獨守大橋30天,只為每晚點亮“武漢加油”!

導語: 27歲的溫瑞是中鐵十五局集團的員工,負責武漢長江二橋亮化維保工作。1月20日至今的一個月里,他獨自一人在長江二橋下的小板房里,守護著武漢長江二橋上的設備,確保每天正常亮起的“武漢加油”“中國加油”“致敬抗疫英雄”的字樣。

  27歲的溫瑞是中鐵十五局集團的員工,負責武漢長江二橋亮化維保工作。1月20日至今的一個月里,他獨自一人在長江二橋下的小板房里,守護著武漢長江二橋上的設備,確保每天正常亮起的“武漢加油”“中國加油”“致敬抗疫英雄”的字樣。

他說,“我心里有一種感覺,自己守護的不僅僅是燈光,更是一種希望和精神,是面向全國人民傳遞著武漢的堅強和信心。 ”

1582279648715016.png

以下是溫瑞的自述:

反正沒有女朋友,我留下吧

我家在山西晉中,這一年一直沒回過家。年前領導問春節愿不愿意值班,我看了看周圍的同事,都是老婆孩子在家里盼著的人,我自己還沒女朋友,春節值班還有加班工資,所以就應下來了。

沒過幾天,疫情爆發了,程度和速度超過所有人的想象。當老媽得知我春節值班不回家的時候,擔心得不得了。我就安慰她,我身處的江灘公園是安全的,這里早已和幾個星期前人聲鼎沸的景象完全不同,沒有人到處走動了。

我們的主要工作是負責武漢長江主軸四座橋梁的色彩涂裝、燈光照明及局部景觀調整。武漢軍運會和國慶期間的燈光秀都是我們參與保障調試。維保工作平常只需要4個人,同事們走了,就剩我一個人。

項目部在長江江灘上,面前是長江,頭頂就是武漢長江二橋。疫情爆發后,這個往日歡聲笑語的公園一下子靜下來。實際上,我甚至很多天都沒有聽到過除自己以外的聲音,除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就是離我不遠處長江一如既往的流水聲。

微信圖片_20200221180412.jpg
保障燈光正常是溫瑞的工作職責,他的頭頂就是武漢長江二橋

老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我的工作內容之一是保障二橋每天準時亮燈,偶爾需要修改通電時間,有時候是因為重大活動調整,有時候是為了避峰讓電。

1月22日,我接到上級通知,防治疫情蔓延進入戰時狀態,大橋照明啟閉時間從晚上6至12點改為7至9點。從上午11點到下午3點,整整四個小時,我穿著厚厚的防護服,戴著雙層口罩爬上爬下,重新設置位于橋面不同位置的20多個時間控制器。

那兩天正是武漢關閉進出通道的時候,老媽一天打好幾個電話問我情況,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但我想我的決定是對的,雖然白天的街道空曠寂寥,但每天晚上二橋上的燈如約亮起的時候,我知道每一條隔離的街道、每一個禁足的小區、每一戶不能出行的家門背后,都有一雙雙眼睛在看著緩緩流動著的江水和在陰霾籠罩下點亮武漢的座座大橋。燈光如期亮起,仿佛是在告訴所有關心武漢的人,雖然不能進出,但這里仍然在有效運轉。

比起來調整通電時間,燈光的維修保障工作更為日常,每晚燈光亮起的時候,我都要從板房里出來,走到可以看到整座橋燈光的地方拍照、記錄、匯報,如果看到哪里的燈光有問題了,也要如實上報,并根據指示檢修。

1582279745132559.jpg
給二橋拍照、記錄、上傳是溫瑞的日常工作

大年初三晚上,“武漢加油”亮了

1月27日晚上六點,我正常裹緊大衣戴好口罩去給大橋拍照。還沒走到地方,就發現二橋上的燈光字樣變了。原先的燈光效果是風景畫,可現在,“武漢加油”四個大字矗立在2公里長,100米高的斜拉橋繩索上,火紅的燈光把江面打紅,也照亮著江城的夜空。

從那天開始,燈光輪番顯示著“中國必勝”“武漢必勝”“武漢加油”“感謝全國人民 致敬抗疫英雄”等字樣。我覺得自己守護的不僅僅是燈光,更是一種希望和精神,于是巡查的時候不自覺地會更仔細,檢修完了也會確認再三,我希望這些凝聚人心的話語能完整的呈現在每一個望向大橋的武漢市民眼中。

1582279794656320.jpg

1582279794537682.jpg

1582279795424723.jpg
二橋上顯示“中國必勝”“武漢必勝”“感謝全國人民 致敬抗疫英雄”字樣

線路松動、短路、跳閘、接觸不良……都是燈光維護的常見問題。這段時間里,我印象最深刻一次檢修是在一天雨夜。那天晚上,二橋點亮后,部分斜拉索上的燈光不亮。當時下著雨,初步判斷是雨水導致幾處控制器短路和跳閘。其他幾處都好說,但其中一個出問題的控制器位于大橋護欄外側,需要人翻過護欄維修,那里可供站立的地方寬度不足一米,身側就是滾滾江水。

平常碰到這種情況,我們會記錄下來等白天再上橋檢修。但特殊時期,我想了想,決定立刻去檢修。雨夜的大橋特別冷,除我以外幾乎沒有人在橋面穿行,只有偶爾一兩輛車穿過。當我把其余幾處故障維修完后,最后卻遲遲排查不出來哪里導致了斜拉索燈具控制器反復跳閘,我沿著橋來來回回走了幾趟,終于找到一處因雨水短路正滋滋冒火花的故障點。等處理好一切,已經是夜里11點了。

江城的夜晚很冷,可我卻因為持續工作渾身冒汗,我掏出手機,在工作群里回復了“恢復正常”四個字。

除夕夜,自己煮了一碗面“過年”

二橋上有時會有無人機飛過,我知道是媒體在進行直播。

我自己會看,也會把直播的鏈接發給家人和朋友,當然會有一些驕傲,我守護著的燈光,是面向全國人民傳遞著武漢的堅強和信心。

每隔幾天,我會去趟超市買一些生活必需品,騎著自行車走過空無一人的街頭,沒有尖銳的喇叭轟鳴和人群的嘈雜,街上星星點點的車似乎有意無意保持著距離。吃了太多的速食食品,我實在太想吃家鄉的面條了,一碗熱騰騰的面條是在外山西人魂牽夢縈的滿足。

除夕之夜,我自己動手煮了碗面條,做了平時最愛吃的鹵。第一口下去,就明白為什么說“山西人吃到面就是回家了”。過節就是得有儀式感,正月十五我還專門煮了碗湯圓。想到雖離家千里,但這段時間以來家人們天天都要打電話關心我,同事和領導也幾次聯系,想方設法寄給我一些防疫用品和速食。看到朋友圈里的朋友們會感嘆自己不是醫務工作者,不是科研人員,不能在這種時刻做些什么。我想了想自己的工作,覺得也能算是“做了一些事情”的。

1582279864681537.jpg
每天在微信群里與同事交流工作

看著每天漸漸減少的確診數字,我想再堅持堅持,春天已經來了,櫻花也要開了,不久的將來,又可以看到鳥語花香的江灘公園和川流不息的長江二橋。我并不感到孤獨,我們的背后是整個中國,武漢加油,中國必勝!

溫瑞是中鐵十五局的員工,負責武漢長江二橋的燈光維護,從1月20日開始,他已獨守崗位30天。他說:當大橋上“武漢加油”的燈光亮起時,能給這座城市帶來信心。

 

來源:楚天都市報 中國照明網?編輯:嚴志祥

yy彩票官网-yy彩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