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森賣 400 多美元一盞的臺燈,多少人會埋單?

來源:好奇心日報

摘要: Jake Dyson 利用一根含有一滴水的真空銅管和一組 LED 燈珠組成了燈的主體部分。銅管中的水會吸收 LED 燈珠散發出的熱能,汽化后傳導向銅管的另一頭冷卻,重新凝成一顆水珠返回燈頭。通過這個循環往復的過程,釋放了 LED 燈發光時所產生的絕大部分熱量,從而將燈珠的使用壽命大幅延長至 40 年,并且還能保持燈光自始至終的穩定性。

  “我認為一輩子只買一盞燈就足夠了。這個行業里快速更新(高報廢率)的趨勢是錯誤的。這是我們需要去改變的事情,這關乎環境的可持續發展。”

這是 Jake Dyson 在回應如何滿足消費者對產品迭代的需求時的說法。Jake 是英國家電制造商戴森公司創始人 James Dyson的兒子。除了這個身份,他還因為 2011 年發明一盞售價高達 860 美金、但可以使用 37 年的臺燈而知名。

他花了近 10 年的時間來研究如何延長 LED 燈珠的使用壽命,使其在使用期間持續散發出穩定、柔和、頻閃率低的光線。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在于燈上的散熱系統。

Jake Dyson 利用一根含有一滴水的真空銅管和一組 LED 燈珠組成了燈的主體部分。銅管中的水會吸收 LED 燈珠散發出的熱能,汽化后傳導向銅管的另一頭冷卻,重新凝成一顆水珠返回燈頭。通過這個循環往復的過程,釋放了 LED 燈發光時所產生的絕大部分熱量,從而將燈珠的使用壽命大幅延長至 40 年,并且還能保持燈光自始至終的穩定性。

戴森賣 400 多美元一盞的臺燈,多少人會埋單?

不過,這盞叫做 CSYS 的燈并沒有像他父親當年推出 G-Force 吸塵器時那樣帶給它的發明者以熱烈的聲望。一部分原因是人們對于灰塵的恐懼并沒有挪移到對燈光不穩定性的恐懼上。

2015 年,James Dyson 出資收購了兒子的燈具工作室,正式將這盞燈納入了 Dyson 公司產品線,并將其價格定為 439 美金一盞,Jake Dyson 和他的燈具設計才進入更多人的視線。

而消費者的反饋是:“為什么我要花 400 多美金買一盞 5 美金可以起到相同作用的燈?”“盡管我很喜歡 Dyson 的吸塵器,但一盞燈賣到這么高的價格,溢價的成分大于其真正的價值。”“我不太想對著一盞可能壽命比我還長的臺燈。”

2017 年 9 月 14 日,Jake Dyson 帶著他研發的三款燈具來到上海召開產品發布會,這些問題也被帶到了中國市場。

在這些燈的展示現場,Dyson 的幾位工程師圍著展臺,詳細地向人們解釋銅管散熱的原理和臺燈靈活的轉動方式。“一般來說,人們用手機拍照的時候可以從自己的屏幕里看出室內燈光所產生的頻閃。”一位工程師指著燈在桌面上投下的一塊柔和的黃色光圈說:“但是你可以打開手機相機對著這盞燈產生的光線,會發現它的頻閃不是那么容易察覺。”

 

戴森賣 400 多美元一盞的臺燈,多少人會埋單?

“我調查過超過 20 家 LED 燈的公司,都在用同樣的方法生產和制造燈具。為了向客戶提供擁有 5000 種產品的產品手冊,他們陷入了固式思維里。但其實 5 個產品就可以解決問題了。所以我認為他們不是在用新的思維思考燈具,而是用一種傳統的思維思考一種新的技術。”Jake Dyson 說。

這些說法都非常符合戴森公司的企業宣傳方式,但無益于打消人們對于價格的疑慮。畢竟燈光頻閃的差異并不是一個一望即知的事情。

Jake Dyson 的燈是戴森公司銷售列表里的新事物,這家公司已經在中國獲得了一些業績。“現在國內用戶使用海外代購的比例大約在 10% 左右。”戴森中國區 CEO Michaela Tod 對《好奇心日報》說。

戴森賣 400 多美元一盞的臺燈,多少人會埋單?

位于上海興業太古匯的戴森體驗店。

9 月底開幕的上海南京西路興業太古匯戴森體驗店里,一排排不同直徑大小的“灰塵樣本”(木屑、鹽粒、米粒、咖啡豆、早餐谷物圈等)被分裝在一排排的透明小玻璃罐里,陳列在墻上,店員一邊宣稱機器中的數碼馬達和雙層放射性氣旋,一邊取下幾罐“灰塵”灑在地面上,讓消費者體驗戴森吸塵器對不同形式灰塵的吸力。

在 2012 年末 Dyson 正式進入中國市場之前,一部分中國消費者就已經通過海外代購渠道接觸到了這家公司的產品——它們功能強大、價格不菲,而且具備一定的稀缺性。Dyson 在進入中國市場一段時間后,上新速度一度慢于英國或者美國市場。他們盡快引進產品線,但是其中仍有無法控制的匯率差價,導致在香港購買一臺 Dyson 的吹風機仍然要比中國內地便宜一些。

戴森賣 400 多美元一盞的臺燈,多少人會埋單?

戴森對中國市場抱有很大期望,理由是吸塵器這個電器品類在中國家庭中的占比率還較低。根據咨詢公司 Euromonitor 在 2016 年的統計,僅有 5.3% 的中國家庭擁有一臺圓筒式吸塵器。而在中國這個人口數量龐大的國家,對于戴森來說,如果能把這個比率提升到 30%,也會是一筆可觀的生意。

這一切都建立在產品性能的說服力之上。相較于在市場上收獲一致好評的吸塵器,戴森在推出吹風機后也獲得了一部分質疑——在知乎上,有用戶在評價戴森吹風機時寫道:“雖然風速較大、恒溫效果較好,但就像一雙黃金筷子,并沒有改變筷子的本質,而更像是一件做工精良的奢侈品。”

這家英國公司認為自己在同品類里鮮有競爭對手。但在情況更為復雜的中國市場,它幾乎所有產品的外形會被迅速模仿——例如小狗電器在淘寶上賣得最好的、形狀與 Dyson 無繩吸塵器相仿的 D-531 無繩吸塵器售價為 999 元。

戴森中國的營銷總監 Tomas Mark 告訴《好奇心日報》,他的團隊正致力于理解中國錯綜復雜的社交語境。“與在英國不同的是,”Mark 說:“在英國我們有個概念叫做 Bar talk,你了解了人們在酒吧里談論什么,你就了解了他們最關心的事情。而在中國,我們所研究就是 Wechat talk,人們在微信上談論的往往是我們應該知道的事情。”

yy彩票官网-yy彩票登陆